黎巴嫩面對海港爆炸為何如此脆弱

來源:世界知識 作者:鈕松 時間:2020-09-08
0 黎巴嫩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8月4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港口發生硝酸銨大爆炸,傷亡慘重,約30萬民眾無家可歸,整座城市進入緊急狀態。作為亞非歐陸海地緣交匯處與多個宗教文明交織的中東國家,黎巴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場沖擊力近乎小型核爆的重大災難將黎巴嫩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世人面前,對黎政局的沖擊也是巨大和深遠的。

未標題-1.jpg
2020年8月4日傍晚,黎巴嫩貝魯特港硝酸銨發生爆炸,港口變成一片廢墟。

爆炸凸顯社會治理失敗

貝魯特港優美清雅的海洋景致、悠久斑駁的文明遺跡以及星羅棋布的豪華私人游艇,展現著黎巴嫩浪漫與愜意的一面。1975年至1990年,黎巴嫩經歷了長達15年的慘烈內戰,“近東巴黎”與“中東瑞士”的光環早已成為歷史記憶。歲月靜好的背后,還有另一個充斥著教派對壘、政黨惡斗、腐敗盛行、官浮于事、物價飛漲、貨幣貶值、垃圾圍城的黎巴嫩。歸根結底就是國家脆弱,社會治理失敗,民生艱難。

黎巴嫩依靠西方民主加持呈現出光鮮亮麗的表象,然而面對民生問題早已不堪重負。此次貝魯特大爆炸便是一場意外催生的“潮退時刻”,黎巴嫩體制積弊和社會治理的失敗一覽無余。大爆炸已經造成數千名黎公民和外籍人士死傷,直接和間接損失高達150億美元,政府危機應對能力明顯不足。在此情形之下,因新冠疫情而暫停的街頭抗議活動再度出現。8月6日,被爆炸事件激怒的數十名抗議者走上街頭,要求本屆政府下臺,一些人在與黎巴嫩軍警的激烈對峙中受傷。隨即,黎巴嫩陷入爆炸災難后的政治與社會大動蕩之中,目前仍無轉圜跡象。

這場爆炸事故反映出黎巴嫩在政治體制和政府施政能力方面的脆弱性,這種脆弱性在遇到足以引發全民公憤的大事件時便會面臨“崩盤”的險境。黎巴嫩政府在硝酸銨管理、貝魯特港口大爆炸發生、災難救援和民心安撫等方面表現得軟弱無力。換言之,在爆炸事故發生前、事中管理和事后救援的全過程中并無存在感。民眾對政府也表現出強烈的不信任感。

正是黎巴嫩政治體制和政權結構問題重重才導致了此次偶然事故“必然發生”。黎巴嫩實行教派分權制,這是現代黎巴嫩的立國基礎,該結構設計將宗教多元的黎巴嫩整合到一個國家的框架之下,但國家的聚合度卻存在較大問題。雖然阿拉伯人占據黎巴嫩人口的絕對多數,但從教派上分屬基督教馬龍派、伊斯蘭教遜尼派和伊斯蘭教什葉派,總統、總理與議長人選分別與以上教派相鎖定。黎巴嫩國家內部不存在民族與宗教相互捆綁,特定族群與教派之間也沒有高度重疊。這就產生了新的問題,不同教派相互分權使黎巴嫩國內民族和國家認同相對弱化,教派認同與政黨政治相勾連,教派分權制逐步演化為混合宗教與世俗政治的“教派分肥”。教派與政黨這兩條主線在議會選舉中各自發力或相互較勁,使總統產生的艱難程度和空缺周期刷新了國際社會的認知。2016年10月,黎巴嫩總統職位空缺已經長達兩年多,在45次推遲投票后,議會才最終選舉米歇爾·奧恩為總統,政府總理也不斷遭遇執政危機并動輒揚言辭職。

政治精英不作為

除政治體制和政權結構相互制約外,黎巴嫩的其他問題更是飽受詬病。官員腐敗與監管缺失阻礙政府部門之間相互協調。在爆炸發生后,黎總理迪亞卜怒斥國內腐敗體系難以根除,貝魯特港口的大爆炸就是腐敗的例證之一??偨y奧恩則承認他早已知曉貝魯特港區的安全隱患,但對此無可奈何。此前已有消息透露,黎安全部門在爆炸前已三次發出安全警告,但相關職能部門置若罔聞,未能認真對待。

政府部門相互諉過。此次爆炸造成總統府、總理府、一些部委大樓、多國駐黎大使館建筑受損,黎巴嫩長槍黨總書記納扎里揚與荷蘭駐黎大使夫人皆傷重不治。奧恩總統和迪亞卜總理均宣稱自己沒有責任,迪亞卜將議會提前選舉視為擺脫危機的途徑,議會則宣布將開會商討追究政府責任。正當國內陷入動蕩、民眾需要賑濟的關鍵時刻,卻發生了戲劇性的一幕。8月10日,迪亞卜總理宣布政府集體辭職,他還表示本屆政府一直試圖尋求變革,但遭遇巨大阻力。此舉究竟是引咎辭職還是“金蟬脫殼”,眾說紛紜。

域外及地區大國利用黎巴嫩國內的分裂與停滯爭相角力。地區大國敘利亞與伊朗在黎巴嫩擁有較強的影響力,這背后有著深刻的歷史、地緣和教派因素,黎巴嫩真主黨的誕生更與伊朗有直接關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至1943年黎巴嫩獨立前,法國曾在此長期委任統治,法國的政治文化在黎巴嫩留下了深刻印記。此次大爆炸發生以后,法國總統馬克龍于8月6日奔赴貝魯特,訪問大爆炸現場,對黎巴嫩政府和民眾表達支持;還敦促黎巴嫩政府展開“緊急改革”,并深入街頭巷尾向黎巴嫩民眾承諾援助不會落入腐敗者的手中,其指向不言自明。

與馬克龍所受到的熱捧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姍姍來遲黎巴嫩官員受到民眾的嘲諷與驅逐,六萬余名黎巴嫩民眾甚至聯署請求法國“接管十年”。盡管此次大爆炸令黎巴嫩官員與民眾感受到了切膚之痛,但黎國內諸多問題難以轉危為機,推動改革,黎巴嫩政治精英事實上未能在應對災難和平息怒火方面有所作為,封閉的政治循環亦未被打破??傊?,貝魯特大爆炸無法催生黎巴嫩政治與社會的顛覆性與體系性變革。

災難與危機往往為陰謀論、污名化與非理性提供了可乘之機,貝魯特大爆炸也是如此。在爆炸源頭已被鎖定之時,奧恩總統卻放話稱不排除外部勢力干預的可能性,有外媒報道爆炸與導彈或火箭彈襲擊有關,還有傳言稱此次事件是貝魯特軍火庫爆炸所致。外部勢力和導彈襲擊的矛頭首指以色列,軍火庫爆炸則將矛頭直指黎巴嫩真主黨。這反映了此次公共安全事故的“政治化”,以色列甚至提出摒棄分歧,期望積極援助黎巴嫩渡過難關;真主黨則一面將爆炸責任推向宿敵以色列,一面聲稱爆炸并未在其軍事設施內發生。

這些說辭偏離了事件調查與追責的應有方向,一定程度上沖淡了對黎巴嫩政府和直接責任嫌疑人的關注。8月16日,黎巴嫩公布貝魯特爆炸案初步調查結果,調查顯示不存在傳言中的導彈和飛機,也不存在襲擊導致這場災難的可能性,相關三名責任人已經被逮捕。由于黎巴嫩體制僵化和教派政治掣肘,一定程度影響了官方調查的可信度,不一而足的立場催生了各種各樣的“事實”,事實究竟如何,只能等待時間證明了。

(作者為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研究員)

本文鏈接:http://www.papfwi.tw/html/global/info_40301.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國民黨雖處中流位置,但卻沒起到砥柱作用

國民黨雖處中流位置,但卻沒起到砥柱作用
從總體和本質上說,國民黨政府雖然也曾在抗日戰爭中處過“中流”的位置,但它往往動搖、彷徨、妥[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贵州11选五胆拖规则